排行榜
| | 注册 |
播放记录

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淫荡人妻 > 巫山艳史(古文)下

2020-12-14 23:50:36


巫山艳史 卷五终 

巫山艳史卷之六

第十四回 园中忆偶对月谈心 堂上联姻扁舟论古

不寒不暖,无风无雨,秋色平分佳节;桂花蕊放夜凉生,小
楼上朱  高揭。
多病多愁,闲忧闲闷,绿鬓绿绿成雪;平生不作负心人,忍
辜负连宵明月。

话说李芳别了婉娘,留下景儿,带同李旺与悦  起身,竟到扬州
,路上无事。对悦  说起:「罗提举有一女儿,才貌双全,意欲求亲
。始因其父探亲来扬,不能通问。初夏时,探听得连其女复又来扬,
室迩人远,无可奈何,耽待至今。闻说他住在府前姓韩的家里,此去
打听的实,要烦吾兄做个冰人,与小弟玉成其事,不知可否?」

悦  听了,心中想道:「吾妹素英尚未有配,才貌也不落人之後
,久已注意於他,只缘没有的当媒人,不曾启齿。讵料他意中先已有
人,又要央我做媒,妹子姻事,只好搁起了。」於是随口回道:「婚
姻大事,当得效劳。」公子大喜,这且不题。

却说那翠云小姐同小娟在韩家半载有馀,因母舅款留不放,终日
愁眉不展,面带忧容,想念李郎,恹恹憔悴。时正叁秋,黄花初放,
夜月正圆。一宵,傍着纱窗手托香腮,呆呆仰望月光皎洁,暗想:「
嫦娥独处广寒,枉有清光照临人世,犹如奴家有这般才貌,不得与良
人相偎相傍,镇常独宿孤眠,其凄凉恰似一般。」不觉珠泪涔涔而下
却好小娟送茶进房,见了劝道:「小姐何事愁烦?又在这里堕泪,玉
体要保重为主,不可过伤。」

翠云拭泪说道:「我的心事,你是晓得的。自别李郎之後,倏忽
半年,音信杳然。园门上贴的柬儿,不知他曾到西庄看见与否?我们
又久羁於此,不能即返苏川。当日叮嘱他速速央媒说合,以定大事。
如今绝无消息,不识为着远隔两地,无便人可来说亲,故尔信息不通
呢?又不识他别恋红裙,把我们置之度外,负心背盟而不来的?亦不
识他家中有事,未及重访桃源,连我们来扬的信,尚不晓得呢?今岁
是大比之年,又不知他可进场应试,中与不中?前日不曾买一张题名
录看。诸事萦系心头,一刻也放不下,叫我那里快活得来?」

小娟笑道:「小姐也忒多心,有这若干愁虑。我看李公子风流倜
傥,自是多情种子,断不把小姐撇在一边,背却前盟,别缔姻缘的。
当日住在我家,依依不舍,不是小姐打发他还未必肯去哩。隔了六七
个月,自然到过西庄,看了门上贴的柬儿,知是小姐亲笔写的,早已
参透暗通的消息。谅来为着远隔两地,没有一个的当媒人,不能来此
求亲。既然无人,如何又得有信寄来?我料他必然进场,可恨那一日
不曾买题名录。看老爷也不久就要回苏州去,那时悄悄叫人去打听,
自可知道,中了固然妙:万一不中,催他先来相求亲事。这样才貌世
家,老爷决肯相对的。且请放开怀抱,不要愁愁闷闷,致令花容消瘦
,玉体不宁。」

小娟说得稳的断断无误,翠云听了,微微作笑道:「你又不是他
肚里的蛔虫,如何猜得恁透?拿得恁稳?我的事就是你的事,女孩儿
家已经此身有染,不可把自己的痴心,当做了他人的实意。耽搁过了
日子,万一另有人来求亲,老爷居然应允了,那时如何是好。以节为
重,则违父命而失其孝:以孝为重,则已破之身那有再上他门之理。
你自家想一想,只怕也要愁起来,还把橘皮汤来暖我的肚。」

小娟笑嘻嘻说道:「我是想过的,决然不错。即使天不佑人,亦
有一个挽回的法儿,不消忧虑,断不误小姐的。」翠云悄问:「何法
挽回?」小娟道:「不曾到那个境界,小姐亦不须先问,夜已深了,
请安置罢!」小姐笑了一笑,说道:「我总睡不着,这样好月色,怎
忍就去睡了。可取过  盘,同你下一盘  ,消遣片时也好。」小娟取
过  盘,与小姐下  ,将及叁更,方收拾就寝。

且说李芳同悦  到了扬州,觅寓住下,访着韩衙,托悦  去拜罗
老,特此作伐。悦  不便推辞,一口应承。次日整顿衣巾,写了一个
名帖,叫童儿拿着,竟往韩家来拜罗老,对问人说知备细,进去通报
了,罗老忙出米迎接,迎至堂中,叙礼坐下。

罗老因想:「悦  在苏州时,是好走声气,所以与我时常往来。
」如今不在本地,忽然来拜,未免心中鹘突,乃开口说道:「相离贵
处已经多月,兄因何事远适广陵?乃荷忆及衰慵,有劳枉驾,感愧无
既。」

悦  含笑回道:「近缘应试京畿,才疏点额,本应掩面回乡,缘
有一事奉渎,所以竭诫晋谒。」罗老说:「有事不妨请教。」悦  遂
道:「敝同社有李兄讳芳者,新中南元。青年尚未受室,谂知闺中有
弱质待字,特浼不才踵门相求。故敢斗胆渎扰,未知可能俯允否?」
罗老亦素知李公子家世才名,今日又簇新中了解元,肯来与他穷提举
联姻,怎不乐从,遂笑一笑道:「李兄乃金阎阀阅名楣,弟不过一穷
提举,相较不啻天渊。况新经发解,玉颜之女,书中谅自不少,何乃
俯择寒门之陋质耶,愧不敢当,希为婉谢。」悦  再叁笑恳,罗老随
写年庚致送,一口应承,悦  忻然告别。

翠云在内闻知有人来求亲,心下十分着急,急使小娟暗暗探听,
方知就是心上人儿,又知中了解元,好生欢喜。其父送了悦  出门,
入内说知其事,甚夸:「李生世家显赫,人品轩昂。近又领解南宫,
才貌兼全,将来自是皇家栋梁,得此佳婿,女儿终身有托,我之老年
亦可快然矣!」

遂择日带了翠云,别过韩家亲族,买舟回苏。一路上无甚耽延,
恰与李生的船,不期而遇。悦  又为介绍,就请过船,翁婿相会,罗
老好不欢喜。於是两舟相并而行,时常过船聚谈。

罗老有心要试李芳才情,因论及时事,和与战究竟何者为胜?公
子笑道:「夷狄侵凌之患,自古有之,非独我朝为然。特上与下无善
策以御之,卒使彼得以鸱张,而民人卒受其苦。夫和以结其心,而尤
必倚乎力;战恃乎力,而尤必服其心。未有相离而可能幸其功者。汉
之和亲,历朝皆所不免,幸赖霍卫之智勇,运筹於帷幄,决胜於疆场
,稍能辑洽以自安。典午之季崇尚清谈,遂至五胡乱华,僭据不可胜
道。隋以诈取天下,亦将义成公主,下嫁启民。其时杨素、贺若弼、
韩擒虎,俱能将兵服远。阿麽慨然慕秦皇汉武之功,甘心通西域、略
四夷。诸胡往来相继,郡县疲於送迎,糜费以万万计,卒令中国疲弊
,以至於亡。洎乎石晋认为义子,而犹不免於内讧。我朝定鼎以来,
澶渊之役,惟恃寇公为北门锁钥,而若范若韩,咸足以慑服虏心,如
郭汾阳单骑出见之神勇,则可战可安,而天下咸赖以宁。胡人之欲无
厌也,得其十望其倍,小不如意,  兴兵相犯,苟无大将以御之。彼
将视巾原为可啖,此时若欲求和,势必重加岁币而後可。及至往献之
时,又生格外之求。如数予之则巳,否即加之以兵,是和之一策,为
南人之偷安,而北人之利薮也。和则不必战,而能战之将,又不可无
其人。虏如背议,六师所向,心赡皆寒,自然着信而不敢蠢动。倘徙
恃杀戳,不能胁制其心,证伐连年,亦非柔怀之道。故必以和济之,
二者缺一不可。当今之世,良将既无其人,而彷恃和亲以苟安,非计
之得也。将见库藏竭而民力疲,天下无宁怠之日矣!可为长太息者以
此。」罗老深嘉其论之明卓。後事如何?且听下回分解。


第十五回 仗仙机亟除凶暴 捐尘累强附婚姻

淡  多态,更的的频回盼睐;便讶得琴心,先许与绾合欢双
带。记华堂风月逢迎,轻  浅笑嫣无奈;向睡鸭炉边,翔鸾
屏里,暗把香罗偷解。

话说李芳与罗老之船,相傍而行,称便闲谈。一日将出界口,往
来船只错杂,遂择闲旷之处,弯船过宿,同悦  吃了晚饭,叙谈一会
,收拾就寝。

不料至半夜间,一夥强人抢上船来行劫,船上人多在睡梦中惊醒
。李旺大喊:「不好了!」冲先赶出舱来,早被贼人一刀劈下水去了
。李芳急忙中,记起广阳道人赠的锦囊,尚剩一封,前两函皆有奇验
,这封或为此而设,也未可知。遂於胸前里衣探取出来,此时火光照
耀。急急一看,上写:

大叫伍雄,内外夹攻,方免此难。

公子遂手执双锤抢将出来。

早看见梅悦  被强人拖倒,正欲行凶。公子恐伤他命,大喝一声
,飞身抢近。当头一锤,那贼人措手不及,脑浆迸裂。公子大叫数声
:「伍雄快来!」贼人争先围住  杀,公子举锤招架。只见岸上旁边
一株枯杨树上,从空跳下一人,应声:「俺伍雄来也!」举起朴刀便
砍,强徒见有接应,勇不可当。不敢恋战,一声呼哨,各自逃命而散

公子接见大喜,问道:「伍兄原何在此?得救小弟,真万幸也。
」伍雄答道:「自别我弟之後,就到扬州薄干。後遇广阳道人见托,
说起贤弟应在此地有惊,命我来此接应,已经相候多时。昨晚瞄着一
夥歹人,尾迹至此,遂权在树头栖宿。适闻叫俺的名字,不想就是我
弟。可惜来迟了片刻。不曾救得贵仆,死於非命,亦是大数。」李芳
亦把道人锦囊之言说了,伍雄拍手称奇,二人挽手同入舱中。

公子见悦  还蹲着抖做一堆,上前扶他起来,坐了半晌,方向公
子称谢救命之恩。李芳笑道:「谚云:『同船合命。』弟与兄谊属一
体,焉能坐视不救?犹幸广阳道人仙机预指,得伍兄相援於局外,方
得使贼人望风而靡,哄然散去。否则独力难支,尚未知作何光景。」
遂将贼人  首推入水中,吩咐梢公即刻开船远避。

大家坐定,李芳问起伍雄行藏,将来作何事业。伍雄道:「近来
天下纷更,不是俺置身之时。已订广阳道人入山修  ,做个逍遥散人
,平生受用足矣!」公子笑道:「伍兄膂力过人,自是将材。若肯效
用皇家,何愁不手握虎头金印。而乃甘心  迹林泉,为世外之人耶?
」伍雄道:「古人说得好,权臣在内,未闻有大将能立功於外者。俺
此身如何肯送入死囚牢里,不若偕广阳道人在胜水名山之区,结个茅
  ,修心  性,学长生之术,避却尘氛,优闲自在,多少是好。」

公子笑而不言,悦  听着暗想:「我在死里逃生,若没李兄救取
,已作无头之鬼。不可不自惊醒,尚贪恋着家业,不肯回头。」心中
亦有超尘之念,欲与伍雄作伴同行,遂默默打算弃家结局。

那罗提举船上听得有盗,合船惊恐。在窗格中望见公子被围,尤
恐失手,好生着急。後见一人空中飞下救应,即时把强人赶散,方得
放心。一同都开了船。

次日清晨,见景儿在後船,婉娘也来了,忙忙招呼,把船傍拢。
公子因有悦  在船,遂吩咐送到翠云船中。二人相见,甚是和睦,一
路盘桓,犹如姊妹一般。数日之间,已到苏州。

悦  对李芳道:「小弟奉屈伍兄先同上岸,到舍一叙。候兄回府
,稳逸了贵冗,只在早晚小弟竭诚踵府叩谢。一同觐兄恭候。」言毕
,挽了伍雄登岸而去。

李芳命手下放船在码头上停泊了,上岸。罗老意欲领了女儿,仍
然侨居西庄。公子再叁请恳,权在家中同住,罗老应允,遂差人迎接
翠云、小娟、婉娘并罗老到家择期花烛。内里只有飞瑶相伴,婉娘、
飞瑶同宿一处,俱逊重翠云一筹,不必细说。

次日早晨,公子方出堂,吩咐家人办理要事,只见梅悦  同了伍
雄,後面二乘女轿歇下,走出两位娉婷仙子,一看乃是素英、月姬,
公子惊疑不定。悦  对李芳道:「小弟出於九死一生之际,蒙兄救全
性命,自思富贵直如浮云,胡可迷而不悟,今已立心从伍侠士访道。
特送小妹附结丝萝,劣姬亦乞权兄下陈,一谢活命之恩;二使眷属有
赖不使飘零;叁全弟之坚心,免得挂牵。此身倘得物外逍遥,皆吾兄
再生之恩也。其馀薄薄家产,弟己派拨於族人,特偕伍兄来与吾兄诀
别,万勿他却。」

公子听了,笑道:「兄何不经之甚,同舟遇难相救,何足为恩。
兄正壮年,才华见推於时日。今兹一蹶尚可复振以腾霄,胡遽以凶残
之馀,竟萌出世之想,弃妻与妹长往耶!弟实不才,婚姻已有多人,
又何敢辱世妹?至於老嫂,乃阀阅名姝,焉忍令其身再有所玷?修仙
学道,固有本根之人,方能毅然为之。吾兄书香一脉,既列儒门,而
复弃而就道,不几为知者所窃笑。兄断不可行,弟亦不敢受,请回玉
人之驾。」

悦  道:「生死,人之所不免者,设若前日弟已就戮於强人之手
。此时骸骨尚不能归葬首丘,又何有於妻妹哉?今得使弱妹附鸳鸯之
谱,劣姬得侍巾栉之列,咸就弟亲自发遣,亦为不幸中之大幸。富贵
功名,恩爱逸乐,皆可作瞑目後之空观。弟已觑破,此志已坚,兄毋
固辞。」

李芳笑道:「人事以现在为断,已过者业为陈迹,不必仍系於此
心,未来者咸属渺茫,亦无庸拘泥於此念。兄而果罹凶锋,则已死不
可复生,诸当弃之度外。今犹为既生之身,当念先人嗣胤之重,胡可
以玄渺之情,作一例观。世妹关乎一脉,老嫂系乎後昆,万不可以生
而不死之身,竟视为死而不生之身。急欲留此生而必死之身,为他年
不死而生之身,令弟受无名之贶也可。」悦  道:「兄素多情,弟固
敢以情动。且赐我以馀生,曷可仍蹈於死地?观已往之局,悟未来之
因,实同一例。小妹为先人所遗留,使之偕婚吉士,终身亦可有托。
劣姬为我身所匹配,使之附侍巾栉,终身不致失所,此身之累既除,
则生可也,死可也,生而不死亦可也。二人既来,必无再回之理。弟
即从兹相别也,亦无他往之理。弟固从今不见也,兄无费辞。」

李芳欲推卸,悦  双膝一跪,主意无二。伍雄道:「大丈夫遇事
明决,慷慨承当,何必效迂腐之人,咬文嚼字,徒多口舌。」

李芳无奈,只得允受,叁人就在堂前拜别,悦  与伍雄相牵出门
。公子问道:「伍兄此别,未知何日再得相逢?」伍雄道:「有缘自
能相会,那里定得行踪。」举手一拱,飘然而去。後事如何?下回分
解。 

古典色情小说《巫山艳史》

巫山艳史卷之八

    第十六回 旧约不忘骞修卜凤 良缘辐辏花烛乘龙

    潇洒佳人,风流才子,天然分付成双。
    兰堂绮席,烛影耀荧煌。
    数幅红罗锦绣妆,宝篆金鸭焚香。
    分明是芙蕖浪里,对对鸳鸯。

    话说素英月姬,得知悦庵把他二人赠与李郎,喜之不胜。堂前
下轿,双双竟自入内与翠云、飞瑶、婉娘相见,叙过礼,各自坐下
。翠云问及姓氏,月姬一一说了。尚未知道来意,两下互觑,各自
惊美夸娇。月姬亦问翠云三人姓氏,飞瑶笑答道:“此位乃公子之
正配罗小姐,闺字翠云。”指江氏说:“这位姓江,字称婉娘。奴
家姓秦,小字飞瑶,皆备位小星。”

    月姬心中暗想:“原来李郎有三位佳人占却高枝。”

    飞瑶暗使秋兰到堂前探听。秋兰悄伏屏后,听二人你辞我让,
方晓得两个亦属会中人。含笑回覆飞瑶,飞瑶暗想:“此必藏匿箱
中之祸水也。”亦不敢说玻。

    李芳送了二人出门,复到堂中,自思:“素英之姻,尚可委曲
相求,月姬现为有夫之妇,这段相思,只索望梅止渴。不意天作之
合,竟双双而来,诚所难料。独是闻家姐姐,当日一片诚心,誓愿
相附,我已应许娶他。如今这几位佳人,都完聚一处,单单忘却关
亲的人,他在背后,岂不骂我薄幸,断断不可。”

    一头想,一头走入内房。与素英、月姬见过了礼,因笑对翠云
,把梅悦庵送来之意,细细说了。翠云含笑点首。李芳又将素英二
人,看了两眼。回身出外,托了两位嫡族长亲,备办千金厚聘。命
家人李德雇了船,随著到嘉兴徐翰林家求亲,聘娶玉娥。

    徐翰林慨然应允,因长媳仅有一孙,不能立继小房,次媳尚无
所出,若欲留以有待,想玉娥青年美貌,断不是个之死靡他的人。
与其做出暧昧不明之事,有玷闺门;毋宁正大光明,昭然遣嫁,犹
为得体。况闻得李芳才貌兼全,从前送葬时未必无染,所以敢于求
娶。兼之新中解元,前程更未可量,乐得做个人情,故尔一说就允
。打发媒人先回通知,留下李德。又差自己家人带了乳母,并小鬟
桂香,伴著玉娥,将闻家陪的妆奁,尽行装载船中,送到苏州来,
与公子成亲。

    玉娥已知公子发解,日日望著消息,如今托人求亲,公姑允从
,又将自已嫁资,全挈而来,好生快活。

    公子得了媒人回信,姻事有成。即令家人选择成亲吉日,恰在
仲冬十有二日,玉娥先到,公子差人接到家中,与表姐先在堂前叙
礼,公子问道:“姐姐一向玉体安泰否?”玉娥笑答道:“托赖粗
安,恭喜战捷,南宫桂枝高折。谆谆念及旧人,妾之幸也。”公子
笑道:“仅可从昔日之命,房中先有佳人在,莫詈愚弟为薄情,侬
也可。”玉娥笑而不答,公子相引入内,与诸美相见。秋兰含笑前
来,一一指名道姓,说与玉娥知道。各叙礼毕,你看我貌胜嫦娥,
我看你容如仙子,心中暗自惊喜。

    婚期已届,李芳排定次序,第一罗翠云,第二是闻玉娥,第三
梅素英,第四萧月姬,第五秦飞瑶,第六江婉娘,又把小娟充了第
七位。秋兰因丈夫被害死了,解元也收在身边,做了第八位姬妾。
卧房皆仍各人所居之处。派翠云与小娟为一房,玉娥与秋兰为一房
,素英与月姬一房,飞瑶与婉娘同房,分拨四房。

    到了吉日良时,八位仙子拂奁以修眉,开镜而调粉。春山舒美
,花貌焕然,一个个打扮得齐齐整整。大众妇女簇拥出来,站在两
边,解元居中,参拜了天地。回到内厅,已排下合卺喜筵,大家依
次坐下,好不风流快意。公子左顾,见翠云、素英、飞瑶、小娟俱
属闺矫弱质。回忆定情之时,各有一种堪怜堪爱景况,令人得意消
魂;右盼玉娥、月姬、婉娘、秋兰皆窈窕美媛。想起逐乐之际,别
有一种知心知趣绸缪,令人情锺神往。真个美艳齐列,佳丽满前,
一个赛一个,风风月月,恍如广寒宫一队嫦娥下降。喜得那解元手
舞足蹈,满面笑容,乐不胜言。俄而纵霓裳之妙舞,飞玉树之清声
,不减天上所有,人间难闻。少顷,席散归房。

    李芳恐各人皆自各归己房,要自已向各房索趣温存,未勉劳而
难遍;若竟入轮宿的房中,置诸美于不问,又未免此情难舒。故预
先收拾一所宽敝房间,晚来群会八人于内,列坐笑谈,以及琴棋丝
竹,无不具备。两旁排列书架,将古今文籍,贮于其间;垆樽卷轴
,玩器文房,各项皆有。任各人性情之所好,取来娱乐,以消夜景
。兴尽后各自回房,己身随轮宿之人而俱去,庶几群情浃洽,不致
有亲近疏远之嫌。

    当晚散后,八人咸聚此室。只见月上重楼,清光皎洁,照满室
中。解元挽著翠云纤手,步至廉前,仰玩月色,公子笑说道:“卿
犹忆并肩游玩花园之乐乎?曾几何时,而暑往寒来,又早腊催梅信
,雪冻花枝,韶光真为迅驶也!”翠云含笑不语。

    忽见玉娥缓步至前,以一手凭于公子肩头,说道:“冬月萧索
,不若春月融和、夏月澄净、秋月清凉。四时之景不同,而东坡之
妻王夫人,独以春月胜于秋月,未免有取此失彼之诮。”公子笑道
:“玩月因乎人情。假如今夜之月,寒气严凝,而吾辈喜色缤纷,
见之亦不觉其冷淡,而只爱其清华。又何必拘泥于时耶?倘以羁旅
无聊之身,对此一轮皓魄,虽值春和之候,亦增凄凉无数。髯苏之
妻,道其常耳。”翠云深以为然。

    公子忽闻子声丁丁,回头一看,见素英与飞瑶对局。遂左携翠
云右挽玉娥,相将入室。惟月姬傍几而立,其婉娘与小娟、秋兰,
各皆逸去。公子轻扑月姬香肩说道:“曷不坐以审局,令此一双小
鞋儿,靠几立地乎?”月姬嫣然一笑,遂移过小杌,请翠云、玉娥
共坐。

    公子问道:“秋兰何处去了?”飞瑶答道:“往厨下催茶,将
待来也。”言未毕,只见小娟、秋兰联袂而至,后有仆妇捧著一盘
香茶,送到面前。公子先取一杯,诸美陆续取饮。素英正在审子,
搁于半边。婉娘亦来,公子问他何往,婉娘回道:“往房中去来。
”亦携茶而饮。

    有顷,李德之妇走来说:“今宵乃好合吉日,自宜早归洞房安
寝,作此不急之务,错过良时,岂不可惜。”素英闻言,推枰而起
,笑道:“是我辈惹厌了,快送大姐姐入房。”于是大家起身,月
姬、秋兰将公子簇拥,飞瑶、婉娘将翠云搀扶,素英执烛,小娟含
笑随后,一齐拥入房中。翠云请诸美再坐,玉娥笑道:“鹊桥已架
,何可再误良时,我们不必坐了,各自回房去罢!”众人皆以为然
,逐相辞而出。

    翠云送之于门,返步,小娟锁户。三人解衣上床,明正欢忄宗
,以盖前愆,说不尽许多快活。

    次夜,入玉娥房中,偕秋兰各修旧妤。三日合卺礼成,拜谢罗
提举,设筵叙欢而散。其夜入素英、月姬房中,以了相思。第四夜
,来到飞瑶、婉娘房内,重整夫妇之情。自此族轮欢叙,妻妾和谐
,洞房春色,飞满阳台,真极人生之乐。

    李芳见世运将衰,干戈扰攘,遂在家隐逸,不求闻达。日与八
个美人追欢取乐,赛过神仙。后以桂香配与景儿为妻。数年之间,
有子六人。

    过了几春,到了南宋,广阳道人同梅悦庵来找李芳,李芳遂将
产业均都交与妻子,吩咐景儿夫妇,好为经营。当拜广阳道人为师
,看破红尘,遁世偕隐,逍遥自在。不知去向,后来均成正果。 

巫山艳史卷之八终
坏酷酷重新收集整理

返回继续阅读热门淫荡人妻

淫荡人妻
点击:4607-0202:30与朋友老婆的一夜情1
点击:8805-2702:03不满足的妻子玩3P
点击:4006-0301:36出租屋的艳遇
点击:5205-2701:58我的骚浪表嫂
点击:7701-0709:41娇妻与上司卷3
点击:11205-3001:59媳妇被网友干
点击:3805-0703:27淫奴人妻李美琳1
点击:10206-1602:59和同伙第一次4P
点击:3012-2800:25不射三遍看不完
点击:9301-1209:56淫贱妻子日记本1
点击:9006-1402:04兩對夫妻的交換遊戲2
点击:4404-2800:18啊啊啊啊這次真的被幹壞了。。?
点击:11806-1201:45性奴郭蕾
点击:9701-0709:02我老婆,那天之后(卷1)
点击:5605-0703:07真实交换夫妻
点击:4205-1602:23淫荡的女秘书
点击:28206-2002:11好友的处女女友
点击:3006-2603:21贵妇人的游戏1
点击:7605-2402:27淫贱的大屁股人妻
点击:7406-0601:46会口交的老婆
点击:6705-2402:20老婆小芹
点击:5906-0401:20爷爷日记1
点击:3706-3001:02第十一章绿帽风云
点击:3406-2603:22女友及其堂妹1
点击:5805-1302:46两对夫妻一起看成人影片
点击:3005-1202:49美腳淫妻1
点击:4201-0708:50少妇的淫孽之美琪和人工智能2
点击:7505-0703:20暴露的淫荡妻子
点击:6705-1302:40我们夫妻和老外的3p
点击:34406-2102:07你刮我车我干你妻
巫山艳史(古文)下,天津哪有60岁老熟女玩,天津哪有成人玩具,天津哪有成人用品,天津哪有成人用品批发,天津哪有成人用品商店
天津哪有60岁老熟女玩成人改編同人誌、同人H漫、18H,宅宅愛動漫,天津哪有60岁老熟女玩提供緊縛綑綁克里斯塔尤米爾打飛機,同人A漫航海王,妲己的處罰 (三國無雙)下载观看。
TOP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