排行榜
| | 注册 |
播放记录

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淫荡人妻 > 巫山艳史(古文)上

2020-12-14 23:47:27


巫山艳史卷之一

第一回 佳公子寻春遇女  痴道人助虚赠丹

丈夫  赠侠骨,肯靡靡绕指,酣红醇青,剑扫情魔,任笑书
生酸腐。嗤相如绿绮间挑,陋宋玉彩笺偷赋,须信是子女柔
肠,不向英雄谱。

  话说宋运将衰,道君皇帝傅位於太子,是为钦宗。奸佞未除,北
金不时入寇,天下纷纷靡定。江南苏州府长州县,有一个少年文士,
姓李名芳,字悦兰,生得人物秀美,风流  落,人才出众,家住城中
吴趋坊。因祖上有功,皇上即位加圣恩,改擢岭南安抚。此时丧父,
己殡先茔,母服虽茔,尚未安葬,己待吉日祭祀出殡确期。年登二九
,佳偶未谐,锐志选才貌有情者,为伴终身。文比张谢,武赛孙吴。
终日在家饮酒赋诗,似吟若泳,不觉魂飞魄舞,与书童备马,往郊外
射猎,取乐一回。

  时值二月中春,百花开放,桃红柳绿,观之不尽。游蜂对对携香
去,舞蝶双双扑面来。那李公子在马上东观西望。只见正南上有座庄
院,数株杨柳。        ,层层碧气冲霄。虬干    ,郁郁青阴覆地
。徐徐策马前行,  逦而来,己至庄门。乃下马离鞍,把马系在一株
枯杨树上,着小童看守,独自步过小桥,行至门边。伸头一望,只见
园内景致非凡,雕栏曲槛,山石周遮,花花草草,犹若桃源别境,不
胜惊讶羡慕。心中暗想:「有此佳境,必是文人逸士所居,我李悦兰
此来,不为虚度。可恨矮垣隔目,园扉紧闭,不能身人其中畅玩片时
。」

  正在踌躇之际,忽然一个游蜂劈面飞来,把身躯靠门一闪,谁知
园门是虚掩的,呀的一声,几乎撞了州跌,门己半启。叫声:「惭愧
!正愁没处进去,早知门是开的,赏玩亦已多时。」遂把衣巾一整,
袖中取出名人诗扇,缓步挨身,往前行珞。摇摇摆摆,恣意游观,畅
快之极。

  转过假山石畔。见一精巧亭子,铺设得齐齐整整,里面排列着香
几方杌,器玩文房,俱是全备。李公子徘徊瞻眺,不禁心旷神怡,但
静悄悄并无人影。

  步人亭中观玩一会,诗与勃勃,遂将身坐下。蘸满霜毫。复起身
题诗於壁,以赞园中景致:

    小槛临流上,疏窗傍竹开; 繁阴依弱柳,清影落长槐。
    春色合幽草,卷峰带古苔; 纤尘飞不到,啼鸟得频来。

  题毕搁笔,反手吟哦,自觉得意。吟完,又四围观看,只见柱缝
中纸角微露,探手取出,展开一看,蝇头细楷,是一首诗:

    者莺少妇问春愁,  几度留春春不留;
    昨日满天落飞絮,  闺人此後懒登楼。

  看完,不觉大喜道:「此乃闺中所作,竟得才情如此。不知何等
人家?容貌佳丽否?我李芳若得此女为偶,不枉人生一世。」

  正在沉吟,只听叮当佩响,又闻兰麝香飘,恍如莺啭乔林,喁喁
细语道:「小姐,我们到亭手上去,玩耍一回。收了笔砚,再到绮春
楼,看牡丹可曾发蕊?」

  隐隐将近,李公子欲待迎上前去,恐其回避,即抽身往太湖石边
立着,幸有花枝遮蔽。但见主婢二人,携手而行。小姐生得面似芙蓉
,腰如杨柳,两眉俨然没淡春山,双眸恍若盈盈秋水。金莲窄窄,玉
笋纤纤,风姿飘逸,媚态迎人。就是那侍女,也生得风流出众,月貌
如花。但觉珠鲜玉润,风采焕然。不要说别的,只这叁寸金莲,一枝
玉笋与小姐不相上下。年可十五六,正在破瓜之时。栋种轻盈绰约,
姿态绝世,真美娃也。

  李公子看得神魂飘荡,不觉失声赞道:「美哉!艳丽如斯,虽倾
城不足过耳!」

  小姐正与侍儿缓步轻移,手搀着手,刚走到亭边。猛听得有人赞
美,吃惊回视,早见一个年少书生,潜立花下。生得面如傅粉,唇若
涂朱,风流俊雅,仪表超群。早已为之心动。欲前不能,欲後不可,
忙把纨扇遮羞,退於侍儿身傍。

  那侍儿正待发作,见是个文士,便道:「郎君何方人氏?无故擅
入园中,辄敢偷看俺小姐,是何规钜?快些出去,休讨没趣!」

  李公手就趋上前一步,深深作揖答道:「小生乃本郡人氏,先君
曾授招讨,後赠枢密使。老母闻氏也封一品夫人,去世叁年,单养小
生一人,并无兄妹。姓李名芳,表字悦兰,年方十八,尚未受室。因
爱春光明媚,射猎郊原。不觉经过贵园,误入桃源,得逢二位仙子,
叁生有幸。未知  姓芳名?乞道其详。」

  那侍女笑道:「原来是一位公子,失敬了。但是,一说又不与你
比势,又不与你做媒,唠唠叨叨讲这许多何用?快些出去!我们要关
园门哩。」

  那小姐见侍儿抢白他,低声道:「小娟!既是他问姓名,你就说
也不妨。」侍女见小姐留情。遂微笑道:「俺家姓罗,老爷单讳一个
忠字,乃维杨人氏。曾授本处江宁路提举。止生俺一位小姐,名唤翠
云。自幼夫人过世,老爷自己训授文墨,随任在此,乔合西庄已有二
年了。今老爷往杨州探望内侄还未回来。」

  那李公子听得无人在家,心中暗暗欢喜,正欲打算挑拨。只见童
儿牵了马匹,一路叫将进来道:「相公!天色晚了,恐进城不及,快
些四去罢!」高声吆喝而来。

  那小姐见有人进来。把李公子仔细看了一眼,忙与小娟转身进内
。李公子看他花枝招展,绣带飘扬,缓缓而去,又拦阻他不得。只得
呆呆立着,险些掉不泪来。正在出神。

  那安童上前叫一声:「相公!去罢。」李公手没处出气,把安童
骂了几句,洋洋步出园门。临转身又望里边张张,方跨上雕鞍,扬鞭
纵马。安童在後紧紧跟着。

  约行四五里之遥,忽见一个雪白的兔儿,在马前窜过。李公子随
向安童手里取了弓箭,暗暗祷祝:「俺李芳若与罗翠云该有姻缘之分
,此箭射中兔儿。」以卜先兆。说时迟那时快,左手弯弓,右子搭箭
,叫声:「着!」飕的一声,不偏不斜,刚刚射在兔儿左腿上。那兔
儿负痛,径邪刺里望北而走。

  李公子拍着马,挥鞭紧赶。那兔儿见人追赶,紧追紧走,慢赶慢
行,追有二里之外。堪堪天晚,心下有些着急,不觉狂风骤起,霎时
间这兔儿竟不见了。公子惊疑,回头看看安童,杳无踪影,正在着忙
之际,只见一个老年道人,头戴七星巾,身穿淡黄衲袄,足履芒鞋,
手执尘尾,背负葫芦,腰系麻绦。一路口中唱着歌词,飘然有出世风
姿。来到马前。看见李公子执马沉吟,乃含笑稽首道:「郎君何事沉
吟,可得相闻否?」

 李公子即忙下马。欠身拜道:「小生李芳,因射兔错路,望乞仙
师指示。」道人呵呵大笑道:「郎君心事,我己尽知,也是合当有缘
,天假之遇,岂为无故。自後汝之奇遇颇多,我有九转金丹一粒与汝
饮之,以固後天不致损元伤身。」就在背上取下葫芦,揭盖倾出一粒
丹药,道:「还有锦囊叁函,急难之际开看,自有妙用。待汝功成名
遂後,我来探望。」

  李公子拜受问道:「仙师行踪,何处留云?更请大名,以便弟子
不时奉祀,聊酬盛意。」道人说:「若问俺的住处,不在杨柳岸晚风
残月,决在小桥边杏坞桃溪。俺俗家姓程,江湖上傅说广阳春即是也
。」言毕,化阵清风,倏然不见。

  公子惊讶不定,迟疑半晌,方见安童飞奔寻来,走得汗流脊背,
气喘吁吁,叫道:「相公慢走!一径往前,还不住步。」公子见他着
忙,遂招呼道:「安童!我在这里!」童儿回头,见主人站在那边,
正要上马,就立往了,一头吼气,便问道:「相公方  射着的兔儿呢
?」公子遂将遇着道人之事,对他说了。童儿不胜欣喜。随手将弓接
了,笑道:「可皆失失却一枝雕翎羽箭。」

主仆遂慢慢转出塘口,望东策马而行。但见天色晴朗,残月在树
,一路归家。

   未知此後如何?且听下回分解。


第二回  困良宵破壁觑人欢  惊好梦牵衣分己爱


  人人尽说风流好,风流却逐东风老;情事总凭天,春灯伴雨眠。
  多情惟有月,纵冷还如雪;温柔是故乡,只愁人断肠。

  话说李公子来到城门,尚未关闭,遂慢慢进城。且喜月色皎洁,
到了自己府第,早有管门苍头接着,    哝哝,埋怨小主人,说个不
了。公子也不理他,竟到书房中坐下。童儿点上银灯,厨下家人搬进
夜膳,摆在卓上,公子用过了。

  只见家人李旺走采,禀道:「先奶奶下葬日期,定於四月十六目
,欲到浙江买办木石等物,禀知公子,明日起身。公子可有别的吩咐
?」公子道:「既在明日动身,银子可曾周备?」

李旺答道:「俱已端正的了。」

  公子道:「你转来到嘉兴,可顺便接了闻家姑娘来,省得又多一
番往返。」

  李旺应声:「晓得。」他自去收拾起身,不在话下。

  却说公子坐在书房,唤童儿烹茶,焚香静息。寻思日间所遇美人
,自言自语,道:「不要说这小姐,就是那个侍儿,看他含笑倩兮,
整鬓自若,态有馀妍,十分可意,不知我李芳有缘得能亲近否?」想
了一会,孤孤凄凄,不觉失声浩叹。

  童儿在暗地里,做了无数鬼脸,笑他着魔。饮毕了茶,叫声:「
公子睡去罢!」

  公子回言道:「你先去睡,我还要看书,不要在这里混扰。」童
儿应声,自去睡了。

  公手乃於胸前,拿出道人赠的药来,望空拜了一拜,一吸而尽。
只觉遍体舒畅,下面阳物亦自微微乱跳,心中不胜惊异。复将锦囊叁
函,结於里衣胸前,乃回後楼去睡。

  打从花厅转过回廊,一应家人俱已熟睡,静悄无声。但见月明如
昼,万籁寂然,信步进内,从李旺房前经过,窗纸尚有亮光,又听得
笑语之声,遂立住了脚,布在窗缝里一张。里面灯火未灭,看不清楚
,把窗纸搠了一个洞,向内细观。

  原来李旺与妻子送行,两个人脱得精赤光光,在床上云雨,鏖战
兴浓。公子看他们弄了一会,听那李旺说:「心肝,我与你到春凳上
顽顽。」他妻点一点头,遂抱到凳上,提起双足,直捣花房,抽了一
二百抽,骚水不住的流将出未,低声唤道:「罢麽?我里面不知为何
,像虫钻的一般,有些难过,快快完了罢!」口里这样说,下面只管
迎将上来。双手抱住丈夫,玉体全偎,金莲半坠,斜乜俏眼,娇声低
唤,十分动兴。引得李旺神魂无主,抵住花心,狠狠抽了几十抽,不
觉  了。遂起身揩抹,唧的一声,拔出阳物。

 阴门正朝着外面,且自生得白净,微微几根细毛,鸡冠直吐,淫
水微濡,好不可爱。公手在外看得面红耳热,意荡神迷,按纳不住。
下面的阳物,如  杵一般,伸手一摸,吃一大惊。这物竟比前大不相
同,长了一寸,大有一围,青筋暴绽,不住的跳。又惊又喜。喜的是
道人丹药奇验!惊的是如何处置?双手捧定,仍往内看。

  只见李旺抱了妇人,亲嘴摸乳,抚弄肉麻。又把一只白腿儿,架
在臂上,捏着金莲说:「我不爱你别的,只爱你这小脚儿,真正有趣
!」说罢,淫兴复炽,抱到床边,放下来横眠榻上,分开两只白腿,
又弄将起来。唧唧啧啧。不多一回,就歇了。吹灯安睡不题。

  岂知小主人看得不亦乐手,见无动静了,方一步懒一步,走到房
中,和衣睡下。一夜胡思乱想,不得安寝,比及天色微明,反沉沉睡
着了。

  那李旺妻子名唤秋兰,年止二十叁岁,生得妖妖娆娆。描眉画脂
,脸衬桃花,腰垂杨柳,脚儿缠得小小的,是一个风流人物。看得小
主人美丽,每欲亲近,奈有丈夫在家,不得遂心。却好这夜丈夫要往
浙江去,两相嬉嬲之後,安眠。未几,即於五鼓起身,收拾行李,打
发丈夫出了後  门而去。

 耽耽搁搁已是黎明光景,进房梳洗停当,盛了脸水,送到公子房
中,叫道:「景儿!脸水在此。」立了一会,无人答应,悄步进房一
看。只见公子好梦初回,正在翻身。就近前叫道:「公子起来净脸。
」公子听唤,连忙坐起身,见秋兰独自一人站着,身穿艳服,两鬓堆
鸦,双眉拂翠,半露樱桃,微微含笑,卖弄风倩。公子便问秋兰:「
你丈夫可曾起身?」秋兰答道:「是五鼓动身的。」公子听了大喜,
说道:「你这件里面,可生甚麽舌儿在内?」秋兰不懂,回说:「没
有。」公子说:「既然没有,怎麽喊叫?想是个痞块。」秋兰就晓得
昨夜被他窥听了,满面通红,秋波斜溜,转身欲走。公子急跨下床,
一把扯住衣襟,叫声:「姐姐那里去,我与你耍耍儿!」秋兰假意道
:「公子放手,被童儿看见了,像甚麽样?」

  那公子搂过来,把手插人他裤裆,摸着阴户,早有滑精流出o就
伸一个指头进去探一探,秋兰把身躯一闪,抱在公子身上。公子见他
兴发,遂衾倒床上,解其裙裤。

  秋兰半推半就,露出雪白的腿儿。公子分开双股,觑定阴门,将
龟头凑着缝儿,往里一挺,秃的一声,容进半根。秋兰叫声:「阿唷
!」连忙推住了。蹙双眉把身体一歪,早已捩了出未,便说道:「有
些害痛,可慢慢儿……」他丈夫的阳物大只一围,长止叁寸,那曾试
过半尺多长,一手把握不来的这件东西。公子见他如此光景,随即款
款轻入,将阳具在外边研擦移时,引得秋兰淫兴大发,骚水直淋,也
不管生熟,将双手在公子屁股上一按,把身子往上一迎,早已  头没
脑进去了。公子乘势一连残挺,彻底没根。狠提紧送,约二否馀抽,
抽得一片声响,如鱼嚼水相似。秋兰气喘吁吁,腰肢乱摆,双足齐勾
,洋洋得意,四肢瘫软,有丝无气,任凭公子抽送研弄,顶得酥痒难
禁,花心狂舞乱动,一阵阵丢了。

  公子乃取帕儿,与他揩拭乾净,低头看他阴户,真个生得有趣。
丰隆突起,如镶玉盂;颅上细草茸茸,像馒头一样。一条缝儿,微露
红心。乃伸手指进去,拨弄花心。秋兰在下面娇声唤道:「快些完了
罢,恐有人来,羞答答像甚麽?」公子兴发如狂,乃提起他双足,捏
了一捏,放上肩头。提着鹅卵大的龟头,往内一拄,惭惭尽根,大抽
小弄,直捣花心,足足抽有千馀。干的秋兰津津有味,快活异常。顾
不得鬓乱钗横,恣意儿呼抱接凑,鸾凤颠狂。正是:

       花心揉碎浑无主, 粉汗沾濡别有香。

 当下公子初尝滋味,  晓得佳人裙带下,有此乐地。那秋兰不但
俏丽,又是个风骚班头,两下里何肯住手。被景儿在门缝里,已看得
不耐烦了。

 两人绸缪不已,见日上纱窗,方把龟头顶紧花心,猛抽了一阵,
  一  如注,公子叫快不绝。停了半晌,起身揩拭,秋兰整发穿衣。

 公子勾了香肩,亲个嘴道:「心肝,夜间早来,我在此等你。」
秋兰带笑点头,轻轻推开公子,走出房来,劈头撞见景儿。那景儿跟
着看他只是笑,秋兰满面红羞,把景儿推了一推,飞跑的进去了。不
知後事如何?且听下回分解。


巫山艳史 卷一终



巫出艳史卷之二

第叁回   一杯水顿熄邻烟  百文钱订交友谊
 

 世事偏生意外,仙机暴定玄中;一番补救拗天公,方显无穷妙用。
 意气纵横可感,胸怀磊落难同;片时倾盖答西东,漫道此心不共。


  却说秋兰去远,景儿方低声骂追:「臭淫妇!你倒干了歹事,不
思量陪个小心,还要得罪我,且叫你认认景大叔着。」

  不防公子已步至门边,听得分明。遂叫道:「景儿,你说甚麽?
」安童连忙抵赖道:「不曾说甚麽。」公子傍门而立,将景儿指着骂
道:「小奴才!我明明听得你说认认景大叔。你要人认得,且叫你先
认诋我着。难过目中竟没有家主的麽?」安童自知无礼,低着头垂着
手,不敢仰视。

  公子又说道:「今日暂且宽恕,下次尚敢如此不逊,或有妨碍於
我的事,轻则家法,重则辇出。」童儿默无一言,旋将脸水倾於盆中
,请公子净脸。

  李芳卷袖,向前盥漱洗毕拭乾,又向镜前整发,叫景儿去唤秋兰
出来篦栉。景儿答道:「篦发去唤一个待诏来,何必用他?」公子  
目回道:「我欢喜他篦发,不用待诏。你偏要违拗我麽?」童儿见怒
形於色,不敢怠慢,踅身进内来唤秋兰。

  直至厨中,方见秋兰依於门限,呆呆立着。景儿向前叫道:「李
旺嫂,公子请你做事哩!」秋兰疑他故意打趣,不觉两颊晕红,骂道
:「小猢狲,公子叫我何事?」景儿恐妇人在公子面前搬嘴,转口说
道:「公子要你与他篦发。我不曾有心取笑,开口便骂,是何道理?
」秋兰见他说出真情,反回答道:「公子向来用待诏篦发的,何用我
篦。敢是讲谎?」童儿道:「公子现在散发等候你,去得迟了,又要
骂我。是谎不是谎,你到房中,自然对质得的。」秋兰犹伫立不动,
转是别妇劝他走一遭,不要难为景儿。秋兰方洋洋移步,自言自语,
道:「男儿篦发,几曾见用着妇人?故意索落我进出。」景儿在後,
欲要说句趣话,又转一念,缩住了口,同秋兰来至房中。

 公子一见,遂含笑道:「我头上痒甚,要费你纤手与我篦栉一番
,何故许久方来?」景儿擦口说:「李嫂疑是谎话,竟不肯来,若不
是别人相劝,还要延捱哩。」秋兰笑道:「从不曾用我篦发,突然来
叫,焉得不疑。公子想要省钱,不怕外人说论吗?」公子笑道:「侍
巾助栉,皆汝辈分内之事,说论从何而生?不必迟延,快些篦罢!」
一面命景儿烹茶。

 秋兰微微含笑,将罗袖半卷,款舒纤指,把公子头发握在掌中。
拈取牙梳,转向身後,细细篦栉。花容映入镜中,与公子之颜互相掩
映,恍如一对玉人,彼此凝视而笑。公子反转手去,欲插入腰间索趣
,秋兰将身退後,不从其意。低低说道:「早间举动,已被景儿撞见
,叫我又羞又愁。快不要如此,竟尔旁若无人。」公子笑答道:「我
已晓得了。方  将言语惊唬他,断不敢败我之事。」秋兰答道:「孩
子家的口,有何拦绊的?莫若检点些好。」公子便缩手不前,秋兰篦
栉一会,将发拢起,插上玉钗。公子取过巾来,方欲戴上。

  只见景儿飞跑进房,大叫道:「相公不好了!隔壁王家火着了!
」公子吃惊,正待举步出看,回头见秋兰面色如灰,身躯抖战。如翠
花摇摆,乃安慰他道:「诸事不妨,有我在此。」

因思广阳道人锦囊,云有急难时开看,风烟不测,非急难而何?
随手向里衣探出一函,拆开一看,内有朱符一道,另有寸笺,上写!

 公子披头看,即唤景儿取杯水并挈火来。安童即忙取到,公子把
符焚於水杯之内,旋披海青,执杯出房。秋兰颤颤说道:「公子同了
我去。」李芳一头走,一头说道:「你自家快来。」

 几步跑至厅前,已见火焰高出  头,拉杂瓦砾之声覆耳。家人纷
然,走头无路。公子镇定心神,肃然向火一揖,将杯水往上泼去,口
中念念有词。可煞作怪,霎时间大雨倾盆,竟把数丈高火  ,浇得烟
气俱无。

 公子退立堂中,犹然执杯在手。秋兰此时方能止颤,笑逐颜开,
说道:「全亏这阵大雨浇灭了,不然怎好?」回头看公子执杯伫立。
笑道:「不把杯儿放在桌上,尚然执着,是何故?」公子回说:「此
雨即杯中之水,浸淫洋溢而来,搁杯恐其雨止耳。」秋兰指道:「阶
前积水半尺之深,火已灭矣,雨止何妨。」李公子乃徐徐转身,放杯
於几,果见雨势惭小了。公子心以为奇。俄而雨住,秋兰向前细问符
水从何得来。

只见管门苍头,呵呵大笑,走进厅来。公子究其所笑何事,苍头
回道:「这雨落得精奇,只在我家前後左名,不出一箭之外,似手浇
灭此火一般,岂非异事。」公子听了,心中不信,随叫景儿备马,欲
自出门观看,以验真假。秋兰阻住道:「公子尚未用早膳,不可枵腹
而去。请进书房,叫人搬来吃了,再出门去看。」公子点头。

  秋兰遂往厨下,着人将早膳搬到书房来,摆在桌上。公子进来,
慢慢用毕。又命景儿也吃了。然後将马牵出门前,满街精湿泥泞。公
子扳鞍上马,垂鞭慢行,早出半里之遥。果然街石乾燥,判然不同。
李芳方钦敬广阳真乃神仙。

  因想天色尚早,何不仍向西庄一探,倘能再遇主婢,岂非天缘。
於是纵马出城。

刚来到城门边,只见酒铺门首,众人围着一个长大汉子,纷纷攘
攘,摩拳擦掌,像要相打的光景。那汉子全无惧色,大声喝道:「你
这些狗男女,不怕死的过来,待洒家赏你们几拳。」众人只是不放他
走,也不敢上前打他。李公子有些疑惑,遂下了马,分开众人,问他
道:「汉子,你是何方人氏?为着甚事,被众人罗噪?可一一说个明
白,我便好与你分处。」

 汉子见有人问他,举目观看,见公子生得英姿俊伟,仪表不群,
乃答道:「洒家山西太原人氏,走惯江湖。遇见广阳春道人,说起苏
州有一少年侠士,风流慷概,堪称义侠,故不远千里而来。因行路饥
渴,往酒肆中沽饮一壶。访见侠友,就要到广陵救应别事。恰正吃酒
,不知这些狗头,只管探头探脑,瞧着洒家。俺便数说了几句,那些
狗男女围住了咱嚷闹,不知何意?」公子问道:「那少年何姓何名?
」汉子答道:「广阳道人说,姓李名芳。」公子就施礼道:「原来是
广阳仙师的盛友。小弟便是李芳,请大驾至舍细谈。」

  那汉手大喜,纳头便拜道:「俺伍雄今日得会英贤,大慰渴思。
广阳春所言不谬。待洒家会了酒钞,偕兄登堂一拜可也。」李公子笑
道:「些须酒资,何足介意。令小童清偿,就请兄同行。」一面吩咐
童儿,将伍爷酒钱算还。自己也不骑马,竟同伍雄携手步行,众人见
李公子与汉手叙话,大家一哄而散。

  你道为何?众人见他面貌怪异,言语莽撞,疑是歹人,故尔围绕
着,今有本处文人接谈,自然放心去了。

 二人来至府第,相让登堂,重新见礼,结拜生死之交。伍雄要往
杨州干事,立刻作别。李芳款留不住,只得相留酒饭,赠他盘缠,就
此拜别。

 日已  西。童儿牵马回来,回覆主人道:「酒钱该一百二十文,
已经清还了。」公手点头。因见天色已晚,就不再出,竟往书房静坐
,以待夜来秋兰之约,後事如何?下回分解。



第四回  惊看羽箭彼此同着急  喜遇甘霖内外各有情

   美玉藏辉人不睬,谁个肯温存;明珠含媚,俯首把心扪。
   凄凉难说非容易,一泪一消魂;悠悠忽忽又黄昏,嗟往事,
   皱眉痕。

  按下公子与秋兰晚间交欢取乐。却说罗翠云小姐,年方二九,因
他父亲为人古执,又是远宦他郡,故尔未择佳偶。自从那日见了李公
子风流俊逸,眉眼留倩,忽被狂童冲散,心中好生牵挂。

  到晚间随小娟出来,关锁园门。又到亭上,早见壁上龙蛇飞舞,
一首五言律诗,清新幽韵,出自天然,益发喜悦。又见桌上一个乱纸
团,乃是自己所作春怨诗儿。他不言语,等小娟收叠了东西,偕入闺
中,坐下暗想:「细观此生,青年美质,举止幽闲。我罗翠云若得他
配为夫婿,也不枉我天生这样才貌,度此年华。不知我终身如何结局
。」

 想到此处,不觉潸然悲切,低垂粉颈,暗暗偷弹珠泪。小娟在旁
觉得此意,遂挑一句道:「小姐年已及笄,不知老爷的主见。若能招
得像园中所遇的这位公子一样的佳婿,也不负小姐这等才貌。」翠云
听说,长叹一声道:「自古红颜多薄命,那有这等侥幸。」言讫,扑
簌簌又掉下泪来。连那小娟也不胜伤感,便说道:「小姐且自宽心,
吉人自有天相。待小娟去拿棋儿与小姐下一盘,消遣闷怀。」乃轻移
莲步,走下楼来。

 到了中庭,只见一枝雕翎羽箭,端端正正,竖插在中间。即回身
走到楼上报道:「小姐你来看,真也奇事。」翠云道:「有甚奇事?
大惊小怪。」小娟便道:「不知那里一枝羽箭,插在庭中。我们这里
那得有此物件?可不奇怪?」

  小姐听说,半信半疑,同下楼来。到庭中一看,果然有一枝箭,
插在地上。即伸手拔起看时,不胜骇异,月光下见箭上  着李芳的名
字。对小娟道:「真个奇事!」小娟道:「小姐看箭上有甚麽在上?
」翠云遂将箭上刻有名字说了。小娟惊喜道:「依丫鬟看将起来,小
姐的姻缘,决定在此箭上,乃天赐佳兆,日後自有应验。且免愁烦,
不须牵忆。」

  小姐心下亦自暗暗欢喜,对小娟道:「你明日到园中去看,若见
此生再来,务必问个端的。」小娟应声:「晓得。」即回楼安歇。

  到了次日,小娟往园门首探望,不见影响,回覆小姐。翠云闷闷
不乐,双脸晕红,黛眉蹙恨,叹道:「镜花水月,事属乌有,我罗翠
云好痴念也!」烦烦扰扰。又是黄昏时候,遂和衣而寝。

  不表香闺寂寞。且说李公子,其夜与秋兰欢会,狂荡终宵。天色
微明,秋兰忽起着衣,悄然入内。公子略略安睡,童儿已送进脸水,
遂起身梳洗。用过早膳,换了华丽衣巾,也不带景儿,独自一人,悄
悄然走出府门,一心要到西庄探看美人,低头急行。

  一到园门口,早见小娟伸头观望,公子上前作揖,叫声:「姐姐
,小生渴念贵园景致,游玩未遍,故尔又来。未请台命,不敢擅入。
」小娟俏眼含情,浅颦低笑,道:「郎君来得正好,有一桩奇事,我
家小姐要问个明白,快到中堂去,待奴请小姐出来。」遂让公子进园
,掩上园门,同到中堂,请公子坐下,自已转身入内。公子默想:「
有何奇事,却要问我?」迟疑不定。

 少顷,只听得环佩珊珊,香风馥郁。举目看时,小娟在前,翠云
在後。走到屏边就立住了,微露半面,使小娟傅话。问说前晚拾箭的
情由。公子听了,也自称奇,也将路上射兔遍仙之事,讲得明明白白

 那小娟不胜欢喜,便说道:「依小姐看将起来,真是天缘凑遇,
必有夙世情根。何不两下赤绳永系,以遂百年缔好,也不负神天作合
。我小娟就算个月老,可不好麽?」

 公子大悦,深深一揖道:「姐姐高论一点不差,我李芳敬服,敢
不遵命。」

 翠云听见了,含羞微笑缩了进去。李公子见小姐娇羞媚态,含情
退避。这一种轻盈举止,风神飘逸,不觉酥呆了。小娟见小姐害羞退
进,即上前扯定衣袂,在背後推着小姐出来,道:「待我做个古押衙
。」一头笑,一头扯到外边。小姐斜立屏旁,含情不语。

 公子上前施礼道:「实出天缘奇遇,望小姐垂爱,许诺姻亲,庶
不负小生一片诚心。」

 翠云欠身回礼,低低说道:「妾将终身大事,托付郎君,宜早善
图,不可日後使妾有白头之叹,徒有此一番举动,岂不贻笑於人。幸
谅之。」李芳遂立誓道:「若负小姐今日之情,神天不佑。」言毕,
解下碧玉扇坠,送为定意。小姐伸手接了,叮嘱早早央媒来说,不可
迟误。

  徘徊转盼,眷恋情深,不忍分手。两下你看我亭亭独立,我看你
楚楚无言。正在难舍难分之际,不期凑趣的天公,忽而乌云四起,雷
声隐隐,骤两盆倾,落个不住。公子暗暗欢喜,只是难为小姐柔赐寸
结,忧心如焚。

  天色堪堪黑将下来,公子假作着忙道:「怎麽走呢?天将昏黑,
又无雨具,怎生是好?」小娟与翠云在背後商量一回,进内端出了五
六碗肴馔,都是腌腊美味,一壶桂花酒,端将出来,笑吟吟道:「厨
下便菜,公子请自饮一  。日後总是一家人,不要见笑。若走不得,
权在书房里暂就一宵,只是没有好床铺,莫嫌亵渎。」

  公子见留,喜得心窝里没搔痒处。呆呆坐着,看了桌上酒肴,只
是不动。

  小娟道:「公子怎不用一杯?」

 李芳笑道:「小生自来不喜独饮,若是一人,再吃不下的。」
 
 小娟道:「你在自家里呢?」

 公子道:「也要人陪的。」

  小娟把眼  着公子,笑了一笑,转身入内。请翠云出陪,小姐不
肯。小娟笑道:「後来少不得是夫妻,又无外人在此,有何妨碍?」
翠云摇头道:「羞答答如何使得?」小娟再叁撺掇,扯扯拽拽。小姐
被劝不过,勉强轻移莲步,粉脸含羞,出来坐下。小娟在旁斟酒。

  翠云天性不会饮酒,吃得一  ,两颊晕红,愈加标致。自古云:
「灯前月下的美人,风韵百倍。」公子见了,心摇目颤,惭惭把持不
定,屡以眉目送情。翠云亦自星眸斜溜,笼鬓默喻,只是低头不语。
公子筛了一  酒送至面前,道:「小姐,请再用一  。」翠云不好推
却,又吃了一  ,不觉醉了。

  此时有一更光景,云收雨散,皓月当空,映在小姐脸上,异常娇
艳,光影射人,增无限风流。而翠云力不胜酒,不能宁坐。起身看着
公子说道:「妾因困酒,不得相陪,郎君谅之。」公子欠身道:「小
姐请稳便。」翠云自同小娟进房安置。

  俄见小娟抱着衾枕,走来对李芳道:「公子请睡罢。随我来。」
公子执了灯,跟在後面,进了书房。看那房中幽雅精致,把灯放在桌
上,看着小娟铺设被褥,心中欢喜。

  多饮了几杯酒,有些醉意,走在小娟身边立着,觑了脸说道:「
姐姐,我最怕独睡,你今夜在此陪我睡了罢!」小娟含羞,红了脸,
低低说道:「你错认了,我去请来陪你。」一头说,转身就走。被李
芳一把搂在怀里,小娟力小,那里挣得脱,娇声唤道:「公子尊重些
,快放了手,不要罗唆,我叫喊了呀。」

  此时李芳欲心如火,那里肯放,抱到床上,扯落小衣,按定了,
捧起两足,将龟头醮些津唾,凑在那紧紧窄窄,粉嫩雪白绵软的小东
西里面,拄将进去。小媚半推半就,粉脸通红,柳眉颦蹙。捱了半晌
,止进得半个头儿。李芳只觉里面紧暖裹住龟头,十分有趣,淫心大
发。乃捉定阳具,用力一顶。小娟叫声。「阿唷!」把身一闪。公子
又是一挺,小娟又一闪。已塞进半根在内。阴门里涨得满满的,小娟
的  口急迸,如火烙一般,那里禁当得起。乱扯乱扭,伸手捏住杵柄
,不容再进。娇声欲泣,轻唤:「公子,小婢熬不起了,你住了,我
真个领你小姐那边去,饶了我罢,若不抽了出来,定要痛死了。」

  公子堪怜堪爱,遂拔了出来,扶起搂在怀中,温存他:「我的俏
心肝,难为你了,以後慢慢儿不要你了。」

小娟低头一看,弄出了许多鲜血。  门里还是辣飕飕,合不拢的
一般。回头把公子瞅了一眼,倒在怀中,呻吟不绝。

  公子一头与他抚摩,一头问道:「乖肉,如今可领我小姐那边去
哟!」

  小娟撒娇嗔道:「你摆布得我好,还要领你去,再欺负小姐。」
看了阳物,着实打了一下,道:「你还要睁着眼,瞧我做甚麽?」

 公手贴在脸上哀求他。小娟只是不肯。公子央恳道:「姐姐今夜
成就此事,日後把你做个小夫人。」只得放开了双膝,跪将下去。

 小娟轻轻打一下,道:「不害羞的馋脸,还不起来。我领使领你
去,不要像方  这等用强便好。小姐若问,只说我不知道的哟!」

  公子道:「这个自然,不须吩咐,自有攀花手段。」

  小娟道:「到是辣手段。」於是领了公子到翠云卧房边,道:「
这里是了,你悄俏进去!不可造次。」

  公子又与小娟肉麻了一会,小娟道:「要去快些进去,不要假撇
意儿,误你工夫。」公子一笑,遂自进房,小娟自到外厢,收拾而睡

  公子进房,见灯尚未灭,轻轻走到床边,掀开罗帐一看,小姐睡
思正浓,盖着红绫绣衾,薰得扑鼻喷香。悄将被儿揭起看时,浑身白
玉相似,并无半点瑕疵;一貌如花,却有万千娇态。止有小衣不脱,
足上穿着大红平底睡鞋,如红菱相似,十分有兴。那一种娇媚睡容,
香乳纤腰,粉颈朱唇,荐芎云股,色色可人。

  於是挂起罗帐,脱下衣服,轻轻跨上床来。揭开下面被儿,将手
衬起小姐的下身,解开带结,褪下了裤儿,露出那香馥馥、白松松,
光油油、热烘烘的妙物。吐些津液,搽在户口,自己阳物上也抹了些
。轻轻的掇开两只小脚,骑上身去,把腿扑着两边,抵凑阴户,将玉
茎投入其中。

 翠云只因被酒醉,卧甚浓,不妨护持,虽道履艰难,亦不致十分
痛楚。公手款款抽送。

 比及星眸惊闪之际,已早窃据含葩。只得将被角遮了粉脸,任其
侮弄。公子见翠云已醒,伸手去扯被角,捧定香腮,亲了一个嘴,便
说道:「我的心肝,真爱熬我也。因睹芳姿,情不能禁,故尔唐突,
望乞恕罪。」

  小姐娇羞满面,低声回道:「妾素自贞持,足不及外,被君乖醉
破我闺躯,不可视如出墙桃李。愿祈留意,幸甚幸甚。」公子道:「
天缘凑合,百岁良姻,永缔和谐。勿以别虑挂心。」言讫,挺身柱弄
,惭入佳境。

  小姐亦渐得趣,竟不娇啼。津津水流出花间,呼呼气微从口喘。
柳腰轻荡,凤眼含斜,须臾缱绻情浓,溶溶露滴,恍若梦寐。俯卧移
时,以白绫帕拭取元红,公子爱若珍宝。遂大家相搂相抱,并头睡下
  复将翠云身体抚摩,滑如羊脂,润若腻玉。又摸两乳头,更紧小
有趣。堪堪摸到下面,翠云忙将双手遮了,公子布在嘴上道:「心肝
,还怕甚麽羞哟!摸摸何妨?」翠云笑笑,就放开了手,公子摸在上
面,觉得光滑如绢,并无一根毳毛。生得绵图饱满,十命有趣。

 公子淫心顿起,阳物昂然又举。即翻身跨上,提起金莲,架於肩
头,从新又干起来。翠云也不推阻,两条手臂勾了公子,仰牝承受。
公子放出本领,尽力抽耸,弄得下面唧唧有声。翠云娇声屡唤,媚态
呈妍,其畏避处闪闪缩缩,其贪恋处迎凑不迭。公子知其得趣,深深
提顶。将龟头抓着了花心,研研擦擦,弄得翠云酥痒异常,淫波滋溢
,汨汨其来。频把玉股掀起,迎凑尘柄,柳腰轻摆,口吐丁香,送於
公子口中吮咂。公子见小姐风情脱  ,十分高兴,一口气七八百抽,
翠云气喘吁吁的道:「妾已头目森眩,郎何驰驱太甚?」李芳道:「
爱卿之至,不觉痴狂耳!」於是款款轻轻,两意绸缪,其乐无极。不
觉东方已发白矣!不知後事如何?下回分解。


巫山艳史  卷二终 


巫山艳史卷之叁

第五回  塞仆言巧脱良朋  送母殡喜调表姊
  
   香径留烟,滞廊笼雾,个是苏台春亭。翠钿红  ,销得人亡
   国故。开笑靥夷光何老,泣秦望天涯谁诉。叹古来倾国倾城
   ,最是蛾眉把人遗误。

  却说李芳正与翠云行乐,忽见窗纱惭惭明亮,於是匆匆雨散云收
,相偎假寐。不想小娟笑嘻嘻走到床前,说道:「二位新人恭喜,可
起未罢!」羞得翠云忙把被儿遮了面庞,一时没理会处。公子道:「
小姐不要怕羞,多是会中人了。」翠云露出粉睑道:「你二人也曾有
私来吗?」公子把夜来之事,一一说了。小娟亦娇羞不语,叁人打了
和局。

  双双起身着衣下床,小娟在左右侍事。梳洗已毕,用过早膳,李
芳竟不想回家,翠云也不忍遽离。二人手搀着手,小娟後随,同到园
中各处游玩。

  遇有赏心之处,翠云未曾题咏过的,公子倡句,小姐和韵;已经
翠云有题咏的,公子步其原韵。情投意合,跬步相随。到得晚来,用
过夜膳之後,掌灯入房。主婢同赴阳台,好不乐极。一连住了叁夜。
翠云恐怕父亲回家,不敢再留,催促公手归家,叮嘱央媒求亲,以定
大事。公子应诺,挽手送别亭边,又令小娟送出园扉,两下分袂而别

  李公子回到家中,老苍头李德盘问。那里住了这叁夜?李芳幼时
是李德妻子韩氏奶大的。夫人临终之时,又经遗嘱苍头照察公子。如
今韩氏年迈,在内总持家事,李芳所作所为,李德到要不时查究,所
以有些惧他。公子见问,勉强支吾道:「在梅府会文饮酒。」李德道
:「老奴曾使景儿往问了两叁次,却回说不在他家呢。况且会文止须
终日,饮酒不过终宵,那里有连目连夜不歇的道理?先老爷止生公子
一人,家祧大事,书香一脉,都在公子身上,关系匪轻。当此春和景
明,正宜静坐书房,潜心诵读,将来方可博取功名。即使不能宁耐,
暂时出门散心,游玩半日一日,方是文人体统。而今不带安童,叁夜
在外不归家来,不是聚朋赌博,定然挟妓荒淫,废时失业,荡检损身
。竟忘却至重至大的担子在肩头上,岂非呆景。老奴受先夫人遗命,
不惜苦口犯上。公子还该叁思,及早改悔。」

 李芳听他数落一顿,亦有愧心,转作意微笑道:「尔之所言,深
为有理。但我素常自负,不屑与俗人为伍。又且无钱,那有聚赌之事
。至如青楼妓女,涂脂抹粉,情性乖张,亦岂我所留恋之人。不必多
心相疑堕行,实在梅府留连诗酒,乐而忘退。他恐小  混扰,故意回
覆不在,以绝来踪。将来我还要住在他家,彼此切磋,以为秋间应试
之计,断无他事。」

 公子这一番话,原是搪塞撮空他的,然说来有经有纬,颇堪入耳
,苍头遂信以为真。乃点点头道:「若果如此,老奴也得放心。如今
乡绅子弟,恣意妄行,不堪入大方之目。惟梅府大爷,仅仅高人一等
,但闻得他亦有外好,终不脱纨裤习气。公子得他相处,也要舍其短
而取其长,庶能有益。」李芳听了,默然不答。苍头乃洋洋走开去了

 公子走进书房静坐。想起数日与翠云小娟追欢取乐光景,真是意
外奇遇,未知何时再得相逢。此番虽可掩饰於一时,将来实难逗留於
他处,心甚悬悬,殊为愁闷。在家担搁数回。

 欲寻秋兰遣兴,却好他送点心进来,不觉欢从心起,笑逐颜开,
叫声:「秋嫂,怎的多日不见你,甚风儿吹得你来?」秋兰愠容回答
道:「多承记挂,如今已有妙人儿,奴是山花野草,不敢争妍。料想
我自没缘,以後撇开。」公子见他作嗔,一把扯住了道:「我何曾有
别个沾染,你休要错怪了我。」秋兰道:「前这几夜,请问你在那里
?」公子解道:「我自在好朋友家,连日会文。」秋兰瞅一眼道:「
哄那一个?」遂抽身就走。公子还要招他说话,佯然不睬,竟自去了

  公子笑道:「妇人吃醋,一至於斯,慢慢觑巧挽回他便了。」

  又过数日,公子正在书房呆呆坐着,只见小  飞跑进来报道:「
闻家小姐到了。」公子遂出去迎接姐姐。

  这闻小姐名唤玉娥,与李芳是姑表姊弟,生得面如满月,目若朗
星。翠黛初舒杨柳,朱唇半吐樱桃,窈窕轻盈,妖姿逸态,举世所罕
。十六岁上,就嫁在嘉兴徐翰林家次子为室。不上一年,徐公子岁了
怯症,色欲过边,竟呜呼哀哉了。玉娥亦不是寡欲的人儿,无奈守了
只两年,玉惨花憔,难捱寂寞。

 却好李旺买办灰石等料回来,到徐家报知。玉娥禀过公姑,带了
乳母丫鬟,一同李旺前来送姑姑出殡。

  到得府中下轿,丫鬟们簇拥进来。李芳接到厅上叙亲亲之谊o殷
勤礼数,大家寒温半晌。

  睁眼细看闻家表姊,好标致人儿,含羞带笑,仪容俊逸,举止蹁
跹。虽则淡淡梳  ,越显出风姿俏丽。脚上穿一双黑罗凤头鞋儿,不
及叁寸,纤小可爱。不觉心遥目荡,神无所主,左顾右盼,凝晴注目
,遥遥寄意。玉娥亦把秋波斜溜,眉黛偷颦,故意送情。叁人已各有
心。

  公子遂吩咐仆妇,打扫内楼与闻小姐安宿。玉娥闻言,同了乳母
与丫鬟桂香自进内去。公子料理安葬诸务,忙碌一会,不觉金乌西坠

  用过了晚膳,又进去与玉娥一谈。玉娥问道:「你为何还未成姻
事?中馈无人,岂像宦家体统。不知你甚麽主见?」

  公子道:「没甚主见,只是没有中意的,所以磋跎岁月。」
玉娥道:「你要捡怎样的人家?」

  公子答道:「婚姻大事是朝欢暮乐,终身偎依着的,何可造次;
门楣是外面虚风光,  奁是格外假花哄,何须攀贵弃贱,童富欺贫。
我到一概不论,只是人的容貌是要紧的,若止凭媒人口中夸美争强,
说得十分娇美,百样娉婷,就听信了。一说一成。及至娶到家来,侥
幸五官端正,还是中等的规模,也算不幸中之幸。倘或貌似无盐,容
如嫫母,那时筛弃之不可,依之不可。难道叫我这样一个人,竟伴着
鸠盘荼过目子。如何使得?所以宁可待迟,不必性急,务须要我亲眼
见过,中意方成。」

  玉娥听了笑道:「你的主意固然老到,但是有名望的人家闺女。
如何有得把你相看?宁非自误大事!且问何等容貌,方能中得你的意
思?」

 公子含笑答道:「我随处留心,自有看见的日子,何必等待说亲
时,方去相看,若论我所中意的……」说了这一句,就缩住口,笑而
不言。

  玉娥问道:「你所中意的,究竟是那一等?为何只是笑,不明明
白白说出来,却是为何?」

 公子见玉娥催逼要他说出来,又见两眼注在自已身上,面色微红
,愈堪娇媚。乃带笑说道:「我的素愿,只要容貌像得姐姐这般样标
致的,也就心满意足了。」

 玉娥听见调起他,不觉粉脸低垂,含笑暗想:「原来他也有心撩
我!」却值秋兰送茶进房,就不言语。秋兰说道:「公子的茶,已叫
景儿送在房中去了。」公子回道:「何不一并拿到这里来?」秋兰道
:「已经送去,又不早说。我是不再去拿进来的哟!」公子无奈,只
得起身与玉娥作别,前往自已房中安睡。不知後事如何?且听下回分
解。 

第六回  真属意无端将桃认李  假撇清有识暗就明偷

   红曙卷窗纱,睡起半拖罗袂,何似等闲,直睡到日高还未。
   催花阵阵玉楼风,玉楼人难睡,有了人儿一个,在眼前心里
  却说光阴荏苒,倏忽季春时候,公子一日想起罗小姐,不知他的
父亲可曾归来。放心不下,叫景儿备马,往西庄探听消息。一路上春
色撩人,红稀绿暗,日暖风和。按辔徐行。

  不知不觉已到西庄。遥见园门封锁,不胜惊讶。遂下了马,步到
门边。只见柱旁贴一条红柬,写着细细楷字。上前看时,上写道:
    本宅今移居维扬府前韩处,一应人等,不得擅入。

 细认笔迹像小姐写的,  知翠云通知他的线索。呆呆想了一会,
无奈上马归家。思想翠云如此深心,欲待往广陵求亲,但母亲安葬之
期在迩,不能远出。且待秋间再做区处。又不知他到维扬何干。难道
是他父亲定了姻,到那边去做亲不成?左思右想,忧愁迭至。到了自
家门首,下马进内,呆坐书房。

 秋兰送茶点进来。公子见了他,把一腔愁闷都打入爪洼国里,携
手含笑说道:「你错怪了我,竟置之不瞅不睬,於心何忍?」秋兰道
:「不是奴撇公子,是公子弃奴。你心忍得,难道我倒不忍得?」公
子剖白道:「我心中实无别人,你不必多疑吃醋。今晚夜间,我在明
楼底下等你。」秋兰  脱了手,把指头往公子脸上一撩道:「休想!
」竟扬长去了。

  是晚用过夜饭,公子又往房中与玉娥叙话。不觉许久,俄见秋兰
进来,就不言语。秋兰与公子打个照面,秋兰只做不见,公子别了玉
娥,抽身到明楼下等候。

  少时梧桐月出,朗如明镜。等了多时,不见出来,无聊之极。心
中又牵忆玉娥,取过瑶琴操弄一回,喻意傅情,凄凉幽雅,公子豉罢
,欲心如火,乃脱开上下衣服,露出那又粗又长的  儿,两手揪住,
将身眠在醉翁椅上,把他消遣。

  那玉娥与秋兰闲话一会,已有一更天气,各自归房安歇。玉娥叫
声:「桂香,可有茶麽?」唤了几声,不见答应,骂道:「小贱人,
这等好睡!」因口燥渴,自拿了灯儿出房,去唤乳母烹茶。

  打从胡梯下经过。公子只道是秋兰,举目一看,却是表姊,假意
装做睡着的。下面阳物,昂然坚举竖起了,颠头簸脑的。玉娥一眼  
着,  一大惊:「小小年纪,到生得好大一副本钱。」看看他是睡着
的,就停住了,想道:「他独自在此做甚麽?必与仆妇私约,在此等
候,也未可知?」又把灯近身照着,不觉春心荡漾,欲火愈浓。以前
口渴,到此时涎唾乱流出来,暗暗叹口气道:「空生我一世这等容貌
,不能吟风弄月,竟做了水月镜花;怎当长夜孤眠,耐尽霜清月冷,
有谁怜爱。」

  一头想,轻移莲步,走了几步,心痒难禁,又走转来照照他。火
光里越发看得爱人。遂想:「夜深人静,有谁知道。这等顶大东西放
进去,不知怎样有趣?我就试试他如何滋味。」一时按纳不定,竟不
顾羞耻,吹灭了灯,卸了下衣,跨上身去。就扒着将花房凑准龟头,
轻轻一顿,已捱进半个。又是一套,奈阳物颇大,不能贬入。研研擦
擦。原来玉娥阴户生得浅小,撑住花心就十分爽快,淫水如注。坐起
坐倒,套了一阵,柔弱身体,手足战栗,有些吃力了。又恐惊醒他来
,不像模样。住了手,待要跨落来。

  公子想:「这样上门生意,若轻放了去,过後到要费力。」就假
唤一声:「秋兰,你几时来的?」伸起两手,拖牢了下面,撅起臀尖
,突地一挺,尽根没脑,乱顶乱耸。玉娥听他认做秋兰,将错就错,
又不坏自己名头,落得受用。到箍定了肩头,凭他在下一颠一迭,笃
得花心发痒,得趣之极。

 公子在下面终不畅意,抱牢了翻身。把玉娥仰眠在椅上,分开两
股,  在两旁,挺急腰胯,狠狠抽送。玉娥从未经此骁战,酸痒异常
,那里禁持得定?娇喘时吁,纤腰频荡。公子见他兴动,伏在身上叫
道:「心肝!你今夜分外有趣。」又乘起他金莲来捏,道:「心肝,
你这双脚又小了些,我喜欢闻家姐姐的这双脚,小得有趣,心爱得紧
,你今夜意活像他的了。」玉娥只不回言。又摸他阴户,生得高高的
五样俱全。把龟头紧拄在花心里,只管研磨,连叫:「有趣!今夜快
活煞我也!」

 玉娥恐怕摹拟出冒名生员来,推开了要去。公子揣其意,也怕秋
兰撞来,各有心绪,就住了。李芳挑一句道:「秋嫂!看你今夜不济
事,我不尽兴,叫我那里去另寻主顾?」工娥低声竟:「寻你心爱的
去!」公子假意道:「你知道我心爱那个?」玉娥放一条门路道:「
方  你自说明,爱他脚小的那个人。」公子搂了亲一个嘴道:「乖肉
,我依着你,今夜做个贼去偷偷看。」於是放了手。

  玉娥先去,心想:「或者他当真来哩!」虚掩房门,脱光了衣服
,睡在床上等他。

 公子慢慢摸到房门口,门是不关上的。全不费力,踅至床边。伸
手进去一摸:赤条条仰卧着,拍开双足,好像专等的。公子想:「他
青年美貌,风月性儿,守了几年寂寞,怕不春心荡漾,怪不得他猴急
。待我与他个甜头,不要被他卖清。」

 卸光了身手,钻进床去。挺阳物插入阴门就弄,轻车熟路,直抵
含葩,架起金莲,尽力抽顶。

  玉娥假作惊醒,叫道:「啊呀!不好了!那个如此大瞻?」公子
一道干,答道:「是你表弟李芳。」玉娥道:「你好作怪,趁我睡熟
了,公然如此无礼,该得何罪?」公子道:「我方  睡熟了,姐姐先
无礼,将来效尤。」玉娥见他识破,轻轻打了一下,道:「滑贼!怎
知方  是我?」李芳道:「秋兰没有这样馨香温雅,怎如得姐姐的风
流情趣。」玉娥骂道:「活油嘴,已知道了,不可露了风声,以後隐
慎些。」公子点点头。

  扯出绣枕,垫在他腰下,提起了小脚,没  没脑,根推抽顶。直
弄得玉娥那牝蕊酸麻,神魂飞越,不胜痛快。佯佯酥软不住的仰牝迎
套上来。鸾颠凤倒,恨不得一口水吞在肚里。

  公子捧了娇滴滴粉脸问道:「姐夫前日亦曾有此乐乎?」玉娥应
不出,摇摇头。又问道:「我干得好否?」玉娥在肩上扑一扑,又点
点头。公子道:「我既然好,怎不舍得叫我一声?」玉娥把两条玉臂
搂紧了,如莺啭乔林,叫道:「心肝!真  得好,如今爱熬你了!」

  公子听了,不觉心窝搔痒,发猛深提重捣。一口气数百数抽,狂
顿了一阵,阳物跳了几跳,不觉  了。玉臂轻勾粉项,朱唇咂吐丁香
,恩恩爱爱,交股而睡。

 以後见量而进,昧爽而出。秋兰亦微知其事,玉娥弄热了心肠,
枕上海誓山盟,终身不舍,自愿为妾。公子应允相机而行。

 不觉光阴已是四月中旬,那日出殡,好不热开,说不尽奢华齐整
,完了葬事,少不得设席款谢一勿亲邻,诸事已毕,玉娥家中公姑来
接,也要回去。两下订盟,情愿做妾,临别时恋恋不舍,无奈分手登
程。正是:
    流泪眼看流泪眼,  断肠人送断肠人。

 後事如何?下回分解。 




返回继续阅读热门淫荡人妻

淫荡人妻
点击:3506-2401:59欲望的旗帜
点击:4605-2203:35妻子悄悄偷人
点击:4905-1402:22在新郎面前上了她
点击:4105-2402:19那一晚的出轨
点击:4305-2203:30麻将台上喂少妇1
点击:9506-1802:31十几岁的我和女房东
点击:3602-2602:26今晚,老婆是別人的
点击:12706-1100:53欲望之出轨的女友沈丹
点击:9306-0301:34交换也上瘾
点击:2801-0709:45娇妻与上司卷6
点击:5106-0501:10意外出轨
点击:6907-2304:55鄰居八叔叔的騷老婆
点击:10806-2001:52山村百货商店
点击:4005-2402:08和同事一起偷自己老婆1
点击:16806-2002:05隔壁人妻来到新居
点击:3705-1602:46舒爽群奸1
点击:2601-0709:23我老婆,那天之后(卷7)(全文完)
点击:3502-1202:47跟女友的閏蜜3P
点击:4606-2501:21人妻性爱的智慧
点击:10606-2303:09生活的情趣
点击:4301-0709:41娇妻与上司卷3
点击:5405-2502:312对淫乱夫妻
点击:7506-1802:26妻子的誘惑2
点击:12106-1802:22性感的女老師跟媽媽2
点击:12206-1802:25淫妻飢渴已久的慾念
点击:4406-2402:03丹丹的故事
点击:5105-2601:47让人精尽的花心少妇
点击:26006-2102:11玩弄人妻
点击:10406-2303:09创造鲜妻
点击:4006-2401:54就爱高跟鞋
巫山艳史(古文)上,不用下载播放器的成人色,不用下载播放器的成人网,不用下载播放器的成人影,不用下载播放器的成人在线视频的网站,不用下载播放器的承认
不用下载播放器的成人色-不用下载播放器的成人色偷拍自拍视频,不用下载播放器的成人色自拍国产自拍,夫妻自拍91视频网站,偷拍5某大学人气爆乳拉拉队长和帅哥啪啪 戴眼镜看起来很淫骚不用下载播放器的成人色01顏值身材超正的亞裔主播與長屌男友口交上位啪啪。
TOP反馈